首頁 | 現代詩 | 舊體詩 | 新歌詞 | 散文詩 | 詩賽 | 詩譯 | 小說 | 故事 | 雜文 | 散文 | 劇本 | 日記 | 童話 | 文評 | 詩論 | 最新留言
作者檢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名家詩談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網絡詩歌 > 資訊 > 名家詩談 > 正文
洪燭:網絡使中國文化改朝換代
日期:2014-10-30 字體: 】 閱讀:

 

    古人云“得中原者得天下”;ヂ摼W由無中生有,由邊緣而攻城略地、直抵核心,大有侵吞中原之勢。它原本作為非主流媒體,卻在人氣與快捷程度上,一路趕超書、刊、報、廣播乃至電視,大有與主流媒體相抗衡甚至時刻夢想“取而代也”之勢。它當仁不讓地成為新世紀傳媒的新寵與一大霸主。網絡點擊率的攀升,有一段時間據說使電視的收視率都下跌了,傳媒帝國的版圖及早就劃分好的勢力范圍,在一夜間改變了。
    既然網絡改變了世界已成公理,那么它肯定也改變了中國。既然網絡改變了中國,肯定也改變了中國文化,乃至文學。中國文學以及文化的主戰場,逐漸轉移到網上了,這是一個更虛擬也更博大的舞臺。有志于在文化領域逐鹿問鼎者,開始把網絡視為沃野千里的中原腹地,得中原者得天下,得網絡者得天下。畢竟,網上云集著天下最熱情、最有參予意識的無數看客。他們已不滿足于僅僅在看了,還要說,還在爭取著化整為零的話語權。而他們的七嘴八舌,隨時可能匯聚成新一輪浪潮,制造一個又一個興奮點,改變著輿論與文化的流向。所謂“得網絡者得天下”,其實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網絡,是虛擬的天下,是民主的沙盤,以互動的方式,把文化像軍事演習一樣地操練起來: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它可以推舉你也可以顛覆你。所以,有人躍躍欲試地把網絡當成龍門,也有人把網絡當成鬼門關。不知已有多少位社會名流,在這里遇上了自己一生中的滑鐵盧?也不知有多少草莽英雄,得網絡之助,而一夜成名天下聞?
    網絡一開始作為載體,還是借助了書、刊、報、廣播、電視等老媒體的資源,造成海量的信息。吸納人氣之后,這種照搬式的物理反應,變成了化學反應,網絡可以生產新的資源,不僅傳播社會熱點,還在制造社會熱點。許多老媒體的記者,不僅在網上開博客、發貼子,還從網上找新聞、找素材,從這一天起,網絡真正獨立了。它成了比飛機還快的“交通工具”。以火箭的速度,傳送各種正史野史,官方資訊以及花邊新聞、小道消息。讓人不可不信,又不敢全信。網絡就這樣獲得了比獨立更重要的自由。
    網絡改變了中國文化。使文化變得多元、多樣,使文化變得自由:廟堂文化與江湖文化并存,剛開始是分庭抗禮,接著又交融互補。網絡文化說白了是一種混血兒,屬于官方與民間野合所生,然而它長得就是這么好看。
    經過相當于八年抗戰加上三年解放戰爭的十幾年生長,網絡迎來自己的成人禮,一度作為新銳媒體的它成熟了。
 
     網絡帶來“淺閱讀”時代。它使傳統書刊的深度閱讀,相比而言變成一件勞累的事。讀書是精神上的勞動,上網是休閑,是蜻蜓點水,追求輕松與愉悅。
    網絡盛行的娛樂化,使嚴肅文化(譬如學術)和嚴肅文學(譬如純文學)遭到了抵觸與遮蔽。習慣了快餐之便利的網民,會覺得滿漢全席是陳腐而拖沓的。喜歡上無厘頭口吻的讀者,會覺得純文學作家是裝腔作勢,覺得嚴肅文學是假正經。
    網絡上流行的文學題材是什么?是玄幻、穿越、盜墓、職場、官場,諸如此類。言情都過時了,現在需要的是煽情。網絡文學是文學的時尚化。道貌岸然的嚴肅文學,出現在網上,就像衣冠楚楚的紳士出現在天體浴場,要么顯得不倫不類,要么在遭到嘲弄的同時給自己帶來尷尬。
    于是傳統作家里,有些人對網絡說NO,不賣電子書版權、不開博客、不在論壇發言甚至拒絕上網,他們從不主動在網上發表文章,不食周栗,其結果也很明顯;他們被蒸蒸日上的網絡文學給遮蔽了,日漸邊緣化,既被老讀者淡忘,又未能有效地從80后、90后中培養出新讀者……他們成了文學現場靠邊站的“白頭宮女”,只能追憶純文學的昔日輝煌了。
    網絡,同時也在對某些傳統作家說NO。他們的作品發在網上,要么無人問津、點擊率很低,要么則遭到嘲罵。
    當網絡做強做大之后,當網絡閱讀在人數上超過紙媒閱讀之后,等于在給中國文壇重新洗牌:原來的皮蛋老K,在社會影響力上有可能下滑成小三小四,原來名不見經傳的草根,楞頭青,卻可能搶奪眼球,一躍而成為大貓二貓……文壇一百零八將的座次全打破了,出爐的是一份以人氣為指標的新的排行榜。
    某些對網絡說NO的作家,以及被網絡說NO的作家,由當權派變成在野黨了,生存空間日益縮小,直到寄生于被遺忘的角落。
    所以說網絡對于文學是一次革命,打亂了舊秩序,對原先的生態與格局造成了顛覆。是很有點殘酷的。
    夸張點說,網絡相當于“焚書坑儒”:那些過于深奧、厚重的學術與理論,就這樣被拒之門外;那些拒絕網絡或者被網絡拒絕的嚴肅文學作家,就這樣被遮蔽、被邊緣化了,或者被海量信息的泡沫給活活埋沒了。
    當然,我指的是如果網絡像秦始皇那樣一統江山的話。
    到目前為止,書、報、刊等紙媒體雖然遭到新媒體沖擊,疆域被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