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詩 | 舊體詩 | 散文詩 | 歌詞 | 詩賽 | 詩譯 | 小說 | 故事 | 雜文 | 散文 | 劇本 | 日記 | 童話 | 文評 | 詩論 | 留言
作者檢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詩論 您現在的位置: 網絡詩歌 >> 詩論 >> 正文
談想象與寫作
類別:詩論 作者:凌順達 日期:2019/5/13 字體: 】 閱讀:
編者按:想象力是人在已有形象的基礎上,在頭腦中創造出新形象的能力。在這里筆者把想象力作為文學創作的一種手段,并從幾個方面予以詮釋,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寫作需要一定的知識面,特別是文學作品的創作需要激情,也需要豐富的想象力,不然就有可能落入俗套,缺乏風味和吸引力.歡迎來稿,期待更多佳作.

談想象與寫作
&文/凌順達

我們知道,寫作的作文是指作者將所見、所聞、所感、所思等用文字通過一定結構方式記錄下來的,內容往往少不了想象,缺少了想象會使人覺得文章干巴巴的不吸引人,有了想象會使文章生色不少。這就是人們常常說的“妙筆生花”!想象是作者擺脫現實生活的束縛,當然要以真實生活為基本依據,加上作者根據自己已有的經驗和知識,虛構描寫出奇特的生活情景。這里,我結合自己的作品談想象與寫作。
◎寫作離不開想象
~學習古今中外文學作品和自己的寫作經驗,我們都可以體會到,寫作離不開想象,沒有想象,就寫不出好文章,更談不上文學創作。生活中,我們只能看到直觀的東西,如果僅僅是直觀的畫面不加以想象,寫出來的東西會覺得很蒼白無味。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語言無味,象個癟三”。通過想象創造形象的文學技巧,是成功的創作重要方法之一。想象在組織和補充生活素材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只有運用想象,才能把分散的、零星的生活素材集中概括起來,將那些難以捕捉、飄忽不定的東西固定起來,定格形成文字鮮明地呈現在讀者面前。讓想象的陽光照亮心靈,文章的思想感情、人物形象才會豐滿生動。有的散文、詩詞之所以魅力常存,就是因為想象豐富,想辦法將大自然的天地人、花草樹木、飛鳥走獸都有機自如地注入文章之中。
~我們常常閱讀,閱讀可以說是所有文學愛好者生活的一部分,且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在閱讀時發現,詩歌、散文、小說中那些令人叫絕的章節,無不滲透作者奇妙的構思和獨到的想象。我有一首寫省級旅游區白水寨的詩:《白水天梯》“上天飄下仙姑帶,落在增城白水寨。梯路登山高不高?步階萬級人雄邁!痹谶@里想象把登白水寨9999級(差一級為萬級)臺階的路寫成后兩行詩;把全國落差最大的瀑布想象成是天上落下的仙姑白彩帶一個畫面,寫成前兩行詩。靜態柔和的仙姑帶引向比作動態激蕩的仙瀑之中,深悟到白水天梯如詩如畫呈現在讀者面前的微妙過程,期望能讀來如臨其境。如果缺少那精彩的想象,必然黯然失色。這首詩是有點夸張想象的寫法。常言道:無夸不成書嘛!我看過很多古代詩人的詩,采用夸張的手法來寫的很多。但是,我寫的詩,從來沒有引用過古人的詞句,都是看什么寫什么,用簡單通俗易懂的語言來寫的。所以,有人說我寫出的東西在書上查不到的,不用注解也無必要注解的,一看就明白。也許這就是我的詩寫不好的原因。
~可見,想象是寫作的翅膀,想象會使筆下生花,給文章以無限的生命力。缺乏想象,則會使思路狹窄,無論是命題,選材、謀篇,都會平談無奇,內容單調乏味,形式呆板,缺少色彩和層次,失去靈通和變化。因為我會寫,所以在我面前談起寫的話題,常聽有人說:不是不想寫,而是沒有什么可寫,找不到題材寫,不知寫什么,不知怎樣寫?這一連串的問題不難回答,其中一點就是不會想象,或缺乏想象。
◎想象從何而來
~想象從何而來,如何使自己的想象力豐富起來呢?這就要看平時的積累,我們到各地旅游觀光、娛樂活動,把看到、聽到和想到的用文字記錄下來,一旦運筆作文時,這些廣博的學識見聞,牢固的印象記憶,便會閃爍出想象的火花。我寫的游記和一些集體活動的文章,就是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當然,生活經驗的積累,離不開細致的觀察。觀察越敏銳,積累越豐富,想象力便常常處于活躍而激越的狀態之中。就是我們日?措娨,節目中就有很豐富的知識,只要我們細心觀察,觀察時的發現猶如燃起的一團火,想象則是火激發的光。頭腦里積蓄的觀察成果以及一切細節,會突然發亮。如果乏于對白水寨的細致觀察,或乏于對生活的了解和認識,就不可能迸發想象的火花,更不可能將兩者的聲態契合在一起,形成確切的比喻和想象。
~有作家說,培養自己的想象力是激發寫作興趣的重要環節。我認為說得不錯,因為想象往往始于好奇心,或對事物濃厚興趣。其實,想象與興趣是一對孿生姊妹。興趣越濃厚,想象力越豐富。想象力越豐富,興趣就越持久越濃厚。所以,要使自己具有豐富的想象力,除了深入生活,還必須不斷激發可貴的好奇心。我們回顧自己的閱歷,都是出于好奇,大自然常使人們想到星月以上的神仙神奇境界,想到地面以下的情形,想到花開花落,想到草木生長,甚至想到昆蟲的語言……也許正是因為這些,才使作家們寫出那樣想象力豐富的作品,為中華文化產生很多好的精神食糧。
~想象是自由的,而不是強迫的。但也有自身的軌跡,它必須以現實生活為依托。感情是想象的色素和血液,這一觀點不無道理。因為任何想象都帶有強烈的感情色彩,缺乏情感的波動就不可能激發想象。而情感的淡薄,也不可能激發“靈感”的產生。以我的一首《明月寄相思》為例:“兩地觀看共個天,月光同亮中秋圓。而今你我雖遙遠,敢問吾妻可掛牽?”就是一首想象力豐富奇妙、充滿激情的詩。1986年中秋夜,我與同學饒睦超賞月后,于廣東大埔因思念遠在福建永安的初婚一年的妻子寫下此詩,讀者看到,說不上展開了一軸秋夜的美麗畫卷,而是覺得很普通,而我是初學,能寫出來就覺得不錯了。這一構思,還不懂詩而寫,算是有點豐富的想象闡發出來的。而這種想象,又源于當時對分居兩地的妻子的思念,產生對同一個天同一個月亮而不能團聚的只能借賞月發問的思念之情。這不是賣花人說花香,如果沒有想象力只有切身感受是寫不出來的。年輕的時候,我對詩沒有研究,但我知道客家口音就是中原口音,因此,平仄工整也在不斷推敲,生怕寫不好被人笑,不好意思拿出來給他人看,連妻子都不知道,一直貯藏到現在才問世!
~短詩僅幾行,既包容了色彩的想象,又蘊含著對意義的聯想,簡單的語言將抽象的觀念成了明亮的、可以把握得住物質的了。這樣看來,想象力的強弱,取決于作者是否有豐富的生活經驗和廣博的知識,取決于作者是否對事物作了細密的觀察和積累,取決于作者對生活是否具有強烈的感情色彩。
◎想象力的運用
~如果具備了一定的想象力,是否就一定能寫出好文章呢?不一定。對于想象的運用,還要注意方法與技巧,不能全聽任想象力狂熱擺布,不能隨意不切邊際想象,文章千古事,一定要寫得合理,讀者能夠接受才行。這就是說,在任何寫作中,想象有它一定的范圍,既要讓想象自由馳騁,又要有所節制,要有一定的范圍和限度。至于如何運用想象,用在什么地方,并無一成不變的定法。只要用得確切生動,只要能使文章增色,自然會左右逢源。不少作家全是用想象來構筑故事情節的,例如寓言、童話、科幻小說及神話故事等等。想象的運用是多方面的,有的作家常用想象來點染畫面意境。我在散文《下班回家的感覺》中有一段這樣的描述:“下班回家,能經歷到不同時期的不同氣候,不同氣候的不同感受,我喜歡那時下著幸福的毛毛雨。飄飄降落的毛毛雨在我眼前拉開一道道白紗,在薄紗彌漫著的那一面,我幻想著看見了天空中的神仙世界:七位仙女在天池畔嘻笑打鬧,輕歌曼舞,飄飄然的。人們都說,增城有仙氣,何仙姑正飄揚的五彩長袖向人間大地灑下一串串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