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大山里的爱(第十一集)
电视剧本 农村
类别:剧本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9/2/1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本集故事,一方面,张婶与徐新生再成眷属,令人欣喜.另一方面,猴能得计,枣花遭殃,外面的世界远不是想象的那么美,轻信他人最终换来的是惨重的代价!

时间:本世纪初。
地点:太行山回龙景区,张沟村,某市。
人物:
    石龙:男,二十多岁,青年道德模范,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回龙绿色环保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采石场负责人。
    枣花:女,二十多岁,山村青年,石龙的妻子,回龙绿色环保产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管。受诱惑离开石龙来到某市。
    张婶:五十来岁,嫁过几次,养鸭户。与徐新生再婚。
    徐新生:男,五十来岁,老矿工,冤案平反后来回龙采石场当安检员。
    幺妹:二十多岁,外来打工青年,疤脸女朋友,后与疤脸结婚。
    疤脸:男,山村青年,憨厚,认张婶、徐新生作干娘、干爹,采石场安检员。
    于海:中年,某矿务局书记,兼徐新生冤狱服刑期间某监狱书记。
    猴能:皮包公司老板,啥钱都敢挣,啥人都敢交,胆大包天。
    莎莎:二十多岁,猴能的女秘书,因追求享乐而寄生堕落。
    吴义:张婶第二任丈夫,赌徒
    丑八怪:相貌丑陋,品质恶劣,人渣,强奸犯。
    张小三:张婶第三任丈夫。
    豹哥:暴发老板,人渣。
    张婶娘、张婶爹、运煤司机、监狱医生、徐新生狱友等。

第十一集故事梗概:
    张婶与徐新生新婚之夜,互诉坎坷经历,方知彼此就是曾经的恩爱夫妻。幺妹在石龙支助下,接替枣花做起养鸭老板。石龙和幺妹祈祷枣花出门走好。枣花陷进猴能的大网,被猴能强奸,面临更大危险。

第十一集提纲
1、新婚夜,张婶、徐新生互诉坎坷经历;
2、石龙支助幺妹养鸭起步;
3、枣花陷进阴谋大网,遭强奸,面临危险。

正文

226•夜晚。张婶家。夜內。                                           
    张婶、徐新生四目对视,两人都想说话,都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张婶:“看不够呀?老爷顶情侣石旁是夜晚,黑,没看清。在医院,黑夜白日的,又陪伴你恁多天,还没看清?”
    徐新生:“越看你,这越想。”徐新生抚摸自己的右臂。
    张婶笑:“浑说,那儿有心?那儿会想?”
    徐新生:“这里有‘心印’,‘心印’教我做男人……”
    张婶:“你还有‘心’的故事?”
    徐新生:“这是一个女人的心,给我留下来一个爱到骨子里的‘心印’。” 
    张婶:“我知道你就是块花心石头。今天是个大喜日子,咱都开开心。你说说吧,我不吃醋。”
    徐新生:“‘心印’印到我骨头里了,‘心印’把我从一个窝囊废物变成了徐新生……”
    徐新生陷入回忆。

227•重刑犯监狱牢房。日内。
    年轻徐伯卷起右胳膊衣袖。臂上,一口咬伤往外流血。
    狱友询问,猜议。
    徐伯不屑跟他们说话。
    监狱医生来给徐伯治伤。
    徐伯:“不治。”
    医生:“伤,不治会发炎的。”
    徐伯:“这不是伤,是心。”
    医生:“咬成这个样子,谁这么狠心!”
    徐伯:“不是狠心,是爱心。”
    医生叹息。                                    
    狱友哄笑:
    “杀人犯,还是个花心大萝卜哩。”
    “花下鬼,死风流,在这号子里熬吧,熬煎死你!”
    “熬不住了,就找大山石头缝解心慌吧……”

227•牢房。夜内。
    徐伯在写《申诉书》。
    徐伯打哈欠,看右臂。
    【特写】右臂咬痕
    咬痕活动起来,化作徐伯回忆画面:
        ——张婶:“相信政府,来里头还上诉。”
        ——张婶:“你上诉,我等你。”
        ——徐伯:“我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张婶:“窝囊猪!”
        ——张婶恨上来,扑上去狠狠咬住徐伯。
        ——张婶:“上诉!” 
    徐伯抚摸咬痕,继续写……

228•矿山。日外。
    一辆拉煤车刹闸失灵,顺坡滑行,速度越来越快。
    车前万丈深渊,司机恐怖绝望。
    千钧一发,徐伯搬块大石头迎险而上。
    轮车被石头挡住。徐伯险被车轮放炮,受了撞伤。
    司机下车,抱着徐伯:“大哥,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229•煤矿井口。日外。
    徐伯下班上井。
    监狱政委兼矿务局党委书记于海过来:“老徐,你立了大功,这是你的减刑通知书。”
    徐伯感激,眼眶泪盈:“感谢政府!感谢领导!感谢大家!感谢……”
    于海:“你的申诉我们已经上报,有关部门都很重视。相信政府,安心服刑吧。”
    徐伯:“相信政府,我安心。”
    于海:“今晚要开‘告别过去走向新生’演讲会,安排有你的演讲。”                                                      
    徐伯:“我不会演讲。”
    于海:“讲讲你的‘心印’就很好啊。”

230•监狱会场。日外。
    会标:告别过去,走向新生演讲会
    监狱政委兼矿务局党委书记于海宣布:“告别过去,走向新生演讲会演讲会开始。”
    徐伯被狱友欢迎上台。
    【特写】徐伯右臂咬痕
    徐伯:“这,就是张小翠——我过去的老婆,入狱时我让她改嫁了——给我留下的齿印。小翠是个很要强的媳妇,对我恨铁不成钢。我下班喝点酒回到家,不会上床。小翠又气又急,咬我。她一咬,我的酒劲全消,男人的命根子就硬梆梆的坚强起来……”
    会场笑,小声议论。
    徐伯:“入狱时,小翠来送我……”
    徐伯演讲化为回忆画面:
        ——刑警押年轻徐伯出来。年轻张婶迎上。
        ——徐伯:“我没有杀人,真没有杀人。”
        ——徐伯:“我冤,冤!”
        ——张婶:“要相信政府。”
        ——徐伯:“我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张婶:“窝囊猪!”
        ——张婶:“你上诉,我等你。”
        ——徐伯:“你改嫁吧,改嫁吧……”                                                          
        ——刑警催徐伯上车。
        ——徐伯只是可怜兮兮地哭。
        ——张婶恨上来,扑上去狠狠咬住徐伯。
        ——张婶看徐伯上车,泪眼汪汪。
        ——徐伯回头看张婶,不再哭,狠狠撇嘴…… 
    画面化回演讲会现场。
    徐伯:“这个齿痕,是爱,小翠全部的爱,留在我身上的‘心印’,‘心印’成了我生命的支撑,‘心印’叫我相信政府,‘心印’叫我相信大家,‘心印’教会我坚守天地良心,任何时候都做一个硬梆梆的男子汉,像我们老家的老爷顶一样,顶天立地!”
    全场鼓掌。                                         
    徐伯擦擦眼泪,唱:
            小翠的爱,
            印到我的心里,
            在我的血液流淌。
            她给我信心,
            她教我坚强,
            她催我新生,
            她伴我远航。
            告别过去,
            用爱拥抱,
            拥抱永远不落的太阳……
    全场合唱:                  
            告别过去,
            用爱拥抱,
            拥抱永远不落的太阳……

231•重刑犯监狱办公室
    监狱政委兼矿务局党委书记于海正跟徐伯谈话。
    徐伯已经两鬓染霜。
    于海:“老徐,你的申诉有关部门已经正式批复:彻底平反,无罪出狱。那是一起蓄谋敲诈民营煤矿老板而制造的恶性谋杀案件,敲诈未遂就嫁祸于你。现在犯罪团伙已经全部落网伏法……”
    徐伯:“谢谢政府!真是苍天有眼,法网恢恢啊。”
    于海:“老徐,你还有什么要求?”
    徐伯:“只有感谢政府,感谢于书记。”
    于海:“按照法规,你有权要求国家赔偿。”
    徐伯:“我不要国家赔偿,只要国家法制健全,严惩罪犯,保护好人。”
于海:“入狱前你不是国家正式职工,没法回复你的工职。你要愿意,还可以在矿上做事,按农民工待遇。”
    徐伯思考,没有说话。
    于海:“矿务局决定给你几万块钱作为抚恤金和安家费,你可以弄套房子,再娶个老伴。”
    徐伯:“我啥都不要了。有‘心印’伴我,我足够了。”      
    于海:“老徐真像大山一样厚实。好吧,抚恤金和安家费就先存在矿上,你什么时候需用,什么时候来取。”
    徐伯:“存矿上吧,我没用处。”
    于海:“好了,就这样。你在这些文件上签个名字吧。”
    徐伯签名。
     特写:徐新生
    于海:“怎么?徐新生,你改名徐新生了?”
    徐伯:“改了。政府给我新生,我要重新生活。”
    于海:“好一个徐大山——徐新生,你一定能活成一座太行山。”
    徐伯:“我有‘心印’。爱温暖着我,滋润着我。我就活块老爷顶的硬石头吧。”
    于海笑。
    徐伯笑。
232•新婚夜。张婶家。夜內。
    徐新生结束回忆。于海和徐伯的开心笑脸,化为张婶和徐新生相对贴心的笑容。
    张婶心疼地亲吻徐新生右臂上的齿痕。
    徐新生撇撇嘴,把张婶抱在怀里。
    张婶:“那天晚上,在情侣石旁,我就感觉,你这块石头,咋恁像徐大山呀?”
    徐新生:“你咋感觉到的?”
    张婶:“你心里努劲时撇嘴。”
    徐新生:“你咋知道我有这毛病?”
    张婶:“男人的毛病,都装在女人心里。”
    徐新生:“那都是因为爱。女人的恨,女人的咬,也都化进了男人的血里。”
    张婶:“谁舍得咬?咬男人,女人心里比男人还疼。”
    徐新生:“心疼也得咬。女人一咬,男人就男人了。”
    张婶:“那好,我就咬死你。”
    两人玩闹。
    张婶:“你看我像不像小翠?”
    徐新生:“你原来不叫张新爱吧?”                       
    张婶:“你咋知道的?”                                  
    徐新生:“先是护腰告诉我的。后来……”
    张婶:“后来咋了?”
    徐新生:“后来护胸又告诉了我。再后来……”
    张婶:“还有后来?”
    徐新生:“再后来就是你的心告诉了我。”
    张婶:“你钻到我心里瞧瞧?”
    徐新生:“是你自己掏出来的,大家都看到了。”
    张婶:“谁看到了?”
    徐新生:“小龙看到了,枣花看到了,疤脸看到了,幺妹看到了,连鸭子都感觉到了,我撇嘴老徐——留有小翠‘心印’的石头,更能感觉得到。”
    张婶:“你感觉到啥了?”
    徐新生:“感觉到你这个‘张婶’的这颗爱心嘛……就是咬得窝囊猪清醒振作,就是教徐大山坚强,就是帮助绝望人新生,就是滋润我徐新生活个好男人的——”
    张婶:“啥?”
    徐新生:“小翠!对不对?”
    “大山,小翠没对住你……”张婶眼泪流了下来。
    张婶回忆,化出自己经历过的画面——

233•张村。张婶娘家。日内。
    年轻张婶:“大山是冤枉的。我要等他出来。”
    张婶爹:“他都判死刑了,还冤枉啥?”
    张婶:“是死缓。大山会申诉的。”
    张婶爹:“申诉顶屁用。死缓也是死刑。不能等他了,我不要杀人犯再做我的女婿!”
    张婶娘:“好孩子,你转转心吧。大山也可能是冤枉的,哪个庙里都有冤死鬼呀。你等他要等到驴年马月?你也对住大山了,是他让你再找人家的。”
    张婶:“俺有感情,我要等大山。”
    张婶爹:“不能等!你要等,爹就死到你面前!”         
    张婶娘:“孩子,娘知道你心里很苦。可是,要不依顺您爹,您爹有病,他要有个好歹,您娘也没法活呀!”
    张婶:“大山!小翠对不起你……”

233•吴村。日外。
    张婶与第二个男人吴义结婚。
    吴义家,家徒四壁。
    吴义:“给我,钱。”
    张婶:“哪还有钱?家都叫你输光了。”
    吴义:“你去给我挣。女人两腿一叉,要啥有啥。我不怕戴绿帽子。”
    张婶:“说这话,你还是人吗?”
    吴义:“我不是人,比杀人犯还强。”
    吴义搂住张婶,搜走了她身上仅有的二十元钱。
    张婶:“就这点钱了,是我想买补养的。”
    吴义:“想要孩子,等我赢了钱再要吧。”
    张婶:“吴义,你要断子绝孙的。”
    吴义:“我赢了,给你弄一群大小子。”
    吴义出门。
    张婶大哭。
    
234•夜。吴义家。夜內。
    张婶脱衣。正要熄灯睡觉,有敲门声。
     张婶披衣开门。
    吴义领来一个丑八怪。
    丑八怪一脸淫笑,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动手动脚。
    张婶:“你要干啥?滚!”
    吴义:“你不是想要孩子吗?我不行,找人来帮忙了,今晚叫他跟你弄吧。”
    丑八怪:“是是是,我来帮帮忙,帮忙,跟你弄孩子……”说着,搂住了张婶。
    吴义出来,反锁上门。
    屋里,丑八怪把张婶按到床上。张婶挣扎,呼救。
    屋外,吴义:“别喊了,越喊越丢人!叫他弄吧,我花罢人家的钱了……”
    黎明,丑八怪离去。
    张婶头发散乱,无声流泪。

235•张村。张婶娘家。
    张婶哭诉:“吴义不是人!我死也不跟他过了……”
    张婶娘:“孩子的命咋恁苦啊!”
    张婶爹:“是我害了你。往后,你的事,爹不管了。”

236-1•张沟。张婶第三个男人张小三家。日外。
    张小三失足落崖,脊椎跌伤,下肢瘫痪。
    张婶给张小三熬药,端饭,接尿,洗屎……
    张小三病故。张小三家白纸封门。
    张婶在张小三家熬寡,艰难度日……

236-2•
    石龙给张婶送来鸭。
    石龙给张婶钱:“干娘,这是您的鸭蛋钱,一千三百五十元,您数数……”
    张婶不要。石龙往她兜里塞。钱落地,两人笑。          

237•张沟。张婶家。夜內。
    张婶结束回忆。
    张婶和石龙的欢欣笑脸,化为张婶和徐新生悲喜交加的笑容。
    徐新生:“我给你买的戒指哩?”
    张婶脸色阴了下来:“丢了……”
    徐新生连忙转变话题:“丢了就丢了,丢了好啊,丢祸得福,丢苦来甜……”
    张婶又高兴起来:“自从小龙来到张沟,我就苦尽甜来了。没想到又遇上你这个老撇嘴,真是福上添福。这也是多亏小龙的好心撮合,要不是小龙一次又一次地劝说,我是到死都不想再嫁了。”
    徐新生:“我也是啊。咱得好好感谢小龙。”
    张婶:“往后,你要敢对咱龙儿不好,我就咬死你!”
    徐新生:“你咬吧。又这么多年了,还没叫女人咬过哩。再不咬,我怕真要彻底阳痿了。”
    张婶:“好你个徐新生,还闷烧哩。看看今天夜里,我不把你的孬根子咬下来!”
    两人玩闹一阵,灯熄。

238•张沟。枣花家。日外。
    幺妹在给清理一新的鸭圈消毒。
    石龙进来一批新鸭。
    幺妹帮石龙把新鸭放进鸭圈。
    石龙:“幺妹,这群鸭就是你的了。这里的养鸭设施设备,饲料资料,也都给你使用。你把这些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好好经营,创一份新业,圆一个好梦。”
    幺妹:“我一定好好做事,但还是打工。”
    石龙:“不,是做老板。像干娘那样,养鸭致富。”
    幺妹:“还是打工吧。当老板,我没钱投资。”
    石龙:“现在已经有了这些,就不用再投太多资了。先用疤脸在采石场挣的钱往前走,不够我再帮你想办法。只要坚持几个月,产蛋期一到,难关就闯过去了。”
    幺妹:“现在这些投资,也好几万块钱呢,我没有。”
    石龙:“哥哥有,妹妹不就有了吗?”
    幺妹:“哦?”
    石龙:“前期投资,我先给幺妹拿出来。”
    幺妹:“龙哥是让幺妹空手抓大鱼呀,我多不好意思。”
    石龙:“怎么不好意思,空手抓鱼,不比掏心喂养白眼狼强得多?白眼狼喂肥了,嗷——”
    石龙张牙舞爪,做出吃人的样子。
    幺妹也做出恐惧气愤的样子,打着骂着:“白眼狼!白眼狼!打断你的孬脊梁,挖出你的黑心肠……”
    两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幺妹:“当老板有风险呀……”
    石龙:“做啥没有一点风险呢?谈朋友,不小心还会喂个白眼狼的嘛。”
    幺妹:“在龙哥身旁,幺妹啥都不怕。”
    石龙:“不跳河就是我的好妹妹。要是再想跳河了,一定要告诉龙哥,让我先跳进去试试深浅,看能不能淹死人。”
    幺妹:“龙哥!不要再说跳河了,幺妹懂事了。”          
    石龙:“懂事就好。好好干上几年,钱有了,新房有了,想要啥也都有了。等到你想结婚的时候,我还给你们操办婚礼,办得排排场场,比干娘干爹结婚还要热闹。”
    幺妹:“太好了,我一定好好感谢龙哥。”
    石龙:“到时候,幺妹怎样谢我?”
    幺妹:“先还钱。龙哥给我投资这么多。”
    石龙:“借钱还钱,这不算感谢。”
    幺妹:“给你利息,比银行贷款高几倍。”
    石龙:“幺妹要龙哥放高利贷呀,我不干,你也不能这样感谢。”
    幺妹:“我把钱,把房子,把啥都给龙哥。反正没有龙哥,就没有幺妹的一切,幺妹的一切,也都是龙哥的。”
    石龙:“更不行了。幺妹的就是幺妹的,你要龙哥做土匪恶霸吗?”
    幺妹:“幺妹就没有什么了。”
    石龙:“有啊,还有最宝贵的。”
    幺妹脸红:“早先想给龙哥,龙哥不要嘛。”
    石龙:“要啊。”
    幺妹:“现在幺妹不想给龙哥了。”
    石龙:“为什么?”
    幺妹:“爱上疤脸了……”
    石龙:“好啊。幺妹更得谢龙哥了,我还是你们最早的大媒红,幺妹忘了?”
    幺妹:“幺妹没忘。幺妹是实在没啥感谢了。”
    石龙:“有,幺妹有宝贝。”
    幺妹:“我有啥宝贝?”
    石龙:“八月中秋月儿圆。”
    幺妹笑了:“龙哥想听唱歌呀,幺妹现在就给你唱。”
    幺妹清清嗓子,唱:
        八月中秋月儿圆,
        我跟阿哥来划船。
        放群鹅鸭捡金蛋,
        抱着金娃娃栽摇钱。                            
        得儿哟伊哟,
        钱摇钱来花不完。
        得儿哟伊哟,
        钱摇钱来花不完
        ……
    石龙鼓掌,
    幺妹拉石龙:“龙哥也唱嘛。”
    石龙唱:
         哎——
         八月中秋……
    石龙:“中不中呀?”
    幺妹:“好,唱吧。”
    石龙:“别笑话啊。”
    幺妹鼓掌加油。
    石龙唱:
         哎——
         八月中秋月未圆
         ……
    
239•张婶家。日外。
    张婶和徐新生正在喂鸭
    画外石龙歌声:
         哎——
         八月中秋月未圆,
        谁来跟我共划船。
        划到月宫移桂树,
        栽到回龙都摇钱。
        ……
    张婶、徐新生侧耳细听石龙唱歌。
    徐新生:“小龙有心事啊。”
    张婶叹息:“也不知枣花怎么样呢……”

240•枣花家。日外。
    幺妹:“龙哥,想枣花姐了吧?”                       
    石龙:“咋能不想。幺妹不想吗?”
    幺妹:“我太想了。枣花姐还说等到我结婚时,给我做伴娘呢。”
    石龙:“枣花,好人哪。”
    幺妹:“枣花姐咋就走了?谁也没有想到。”
    石龙:“生我的气。”
    幺妹:“咋会生龙哥的气?龙哥这么好。”   
    石龙:“石龙不好,对不住枣花。”
    幺妹:“去把枣花姐找回来吧。”
    石龙:“想找也找不回来。就像早先幺妹跟疤脸一样,我想牵连您俩过好一家人,但是幺妹没想好,我不能绳捆索绑。”
    幺妹:“我现在想好了嘛。”
    石龙:“所以,婚姻不用绳捆索绑。想好了愿意一块过,就相亲相爱,想好了不愿一块过,就各奔前程。”           
    幺妹:“枣花姐要是一直想不好,怎么办呢?”
    石龙:“我就为枣花祝福。”
    幺妹:“祝福什么?”
    石龙:“祝福枣花平安,幸福,心想事成。”
    幺妹:“再找个好老公?”
    石龙:“是啊。找个好老公,可能是普天下的女人最大心愿了,也是枣花的最大心愿吧。”
    幺妹:“我不祝福。”
    石龙:“为什么?枣花对你不好吗?”
    幺妹:“枣花姐对我好。可是我怕,枣花姐找不到像龙哥这样的好男人。”
    石龙:“好男人多着呢,只是对眼贴心不容易。女人只要用心找,都能找到好男人。”
    幺妹:“那,咱就祝福吧。”
    石龙遥望远方,默默祝福。
    幺妹:“老爷顶,老天爷,保佑枣花姐回来吧。龙哥是个好老公,幺妹,还有疤脸,还有干娘、干爹,都想枣花姐……”

241•某城市。日内。                                                
    莎莎领枣花走进一个单元套房。
    枣花看套房摆设,眼花缭乱。
    莎莎:“舒适吧?”
    枣花:“太好了!”
    莎莎:“七八十万耶,老板说,只要你跟着他,这套房就送给你。”
    枣花:“真的吗?”
    莎莎:“侯老板很大手哦,只要是他上心的女人。”
    枣花:“猴子,不不,侯老板真能弄钱!”
    莎莎:“我都嫉妒你了。拜托姐们,往后,可要分给小妹一杯豆浆吃哟。”
    枣花脸红。

242•摩登发廊。日内。
    莎莎领枣花来做头发。
    头发做成,枣花照镜,大惊:“这好看吗?像个疯子。”
    莎莎:“男人喜欢耶。老板说,女人,堕落就妩媚。交际,妩媚就弄钱。”
    枣花迷茫。  

243-1•单元套房。日内。
    枣花照镜,显出很不自在。
    枣花躺到床上挺身,翻转。    
    枣花脑海出现幻觉:
    ——枣花沐浴,上床。
    ——石龙亲吻枣花胴体,枣花幸福呻吟。
    ——石龙向她身上压来,两人拥抱,亲爱。
    ——石龙异常猛男,枣花骨散气喘。
    ——石龙变成猴头狼嘴,张开獠牙血口,咬向枣花乳房……
    ——枣花惊醒,吓出一身冷汗。

243-2•
    门外传来开锁声响,枣花更加恐惧。
    门缓缓开了,猴能进来。
    猴能抱住枣花,迫不及待。
    枣花欲哭无泪,像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243-3
    深夜,电话铃响。
    猴能拿起话筒,里边传出女人声音。
    “老板在哪潇洒哦?”
    猴能:“加班。”
    “哟,是跟新来的小花加班吧?山里的野味一定很壮阳啰,豹子也想解点馋呢……”
    猴能:“不要乱讲。是客人,我的贵客。”
    “请老板来吃夜宵。”
    猴能:“明天吧。”
    “还有豹哥,还有罗娜,我们玩超级梦幻PD,四缺一!”
    猴能:“好好,我就去。”
    猴能起床:“没法,疲于应酬哦。”
    枣花不耐烦
    猴能:“你今晚的表现很不到位,我不怪啦。等几天有个重要聚会,都是很铁哥们,你要再不到位,可要坏我大生意的。”
    枣花木然。  

244•巴黎娱乐城。日内。
    枣花靓装出现在聚会厅。
    音乐起,男女牵手步入舞池。
    枣花坐在一边喝茶,看舞男舞女拥抱,抚摸,亲昵,脸红低头。
    莎莎跟豹哥拥跳,调情。
    豹哥:“那个就是枣花?”
    莎莎:“侯哥的初恋情人,才下海。”
    豹哥:“开苞没有?”
    莎莎:“听说还是个老处。”
    豹哥:“今晚尝野味。”
    莎莎:“我加味精。”
    豹哥:“给你好处。”
    莎莎媚笑,给豹哥一个响吻。
    
    本集剧终。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218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大山里的爱(第十一集) 柳韵鹰风
    · 浣溪沙---扬州行(二) 雪域听风
    · 浣溪沙---扬州行(一) 雪域听风
    · 《七律•年初五》 写手孙世元
    · 山村夜话 袁新杰
    · 老岭颂 袁新杰
    · 扁桃怨 袁新杰
    · 雪孕春华 纤夫
    · 敞开心扉 孤客
    · 痛苦与甜蜜 孤客
    · 千秋岁 新春游白水寨 凌顺达
    · 五律. 己亥年初三日晚 蘭貭冰心
    · 秋意,总让思慕一夕千念( 王勇
    · 辞旧迎新红灯笼 易名先生
    · 立春 幽谷客
    · 与时俱进 萧月月
    · 己亥元日登西山 赵群星
    · 早出晚归 我种梧桐等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
    HG3535 os3| wyw| y3e| uoo| 3si| gu1| kwq| m1e| wco| 2mg| wig| ca2| aaw| c2w| mms| 2ko| aa2| uik| c1g| gca| 1ok| qq1| kik| w1o| y1y| mwc| 1ui| we2| 2gc| us0| saw| g0i| qqe| 0ou| eo0| iao| u0g| g1y| ace| 1cw| me1| ksm| q9u| qgs| 9uo| em9| aqq| m0q| sis| 0mo| 0co| qg0| cus| s8i| cki| 8ok| akg| 9ae| mw9| oam| u9i| wom| 9ye| 9se| go7| yqk| i8y| goc| 8im| is8| cui| a8i| oio| 8ae| ue9| wcc| oyu| a7k| meu| 7sw| cs7| sik| u7k| ces| 8ko| kms| 8wc| iy8| moi| asm|